1天RM7.50怎过活挑战贫穷参赛者:太疯狂

时间:2020-08-08    热度:618

1天RM7.50怎过活挑战贫穷参赛者:太疯狂(槟城14日讯)一天只可花7令吉50仙,能活吗?这却是大马贫穷家庭面对的残酷现实。由人民之声槟城办事处举办的“挑战贫穷线2.0:低薪劳工怎幺活?”参加者学生吴奕雄说,他参与此活动每日花费超过7令吉50仙,扣除每日4令吉交通费,每日只剩3令吉50仙。“这真的太疯狂了,对于一个人的每日花费而言,真的是太少了!”他说,他本身体验到咖啡室打工,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,工作包括帮点送饮料,午餐时间更忙根本没有歇息时间,午休时段只有区区15分钟非常辛苦。“我不晓得低薪人士如何长期过这种生活,他们如果病了怎幺办?他们必须让自己没问题,因为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,也必须挨饿。”负担不起昂贵医药费他说,这些人负担不起昂贵医药费,病情若恶化相信会致命,他们并非懒惰,有者甚至打两份工,根本没有时间为自己的未来打算。另一名参加者即23岁的理大学生伍婉菁说,她是第二次参加挑战,5天内她因须到吉隆坡出席一场会议,因此每日开销同样超过7令吉50仙。她说,若低收入者须到外州处理事情或有紧急事件,急须一笔钱,他们该怎幺办?她此次成功访问了一名月薪850令吉的印尼女工,该名女工是离婚人士,没受太多教育,家乡的孩子由父母照顾。她说,这名女工每月须寄500令吉回家乡,225令吉用作房屋租金,只剩125令吉,一天4令吉怎样活?“该名女工趁每週日休假打零工,帮人卖衣服及清理屋子才能勉强维持生活。“据她了解,一些低薪族为省钱都选择不吃早餐,以致工作时容易疲累。就算是清洁工及工地工人都应得到同等待遇,他们在社会发展上也扮演着重要角色。活动发起人李忠伦说,为让活动更真实,挑战贫穷线2.0的每日生活费从原有的6令吉调高至7令吉50仙,这是根据最低薪金制1000令吉,并以1人收入4人家庭来计算,因此1个人一天只能使用7令吉50仙。他说,另外也加入新元素,让参加者体验低薪工作,如洗碗工及清洁工。我国目标是在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家,但根据数据显示,有超过一半的大马人每月收入仍低于1500令吉。他指出,一些人认为,低收入群是因为懒惰,但其实本地员工平均每週工作46个小时,一天工作超过8个小时,难道这还算懒惰?“最低薪金制并不足以让国人过舒适的生活,我们促请政府提高现有的最低薪金制。”参与者共有20人,槟州行政议员曹观友特别助理黎汉明也受邀致词。仪式上,大会也颁发奖金及奖状给参与者,其中学生陆尚荥获得最受欢迎奖,最佳访问奖及最佳参与奖由伍婉菁夺得。出席者尚有参与者锺振豪。经济学家:低学历贫穷原因之一经济学家莫哈末阿都卡立指出,我国看似有很多专才,但事实上拥有高等学历者,全国少于11%,而槟州则少于15%。低学历也是低收入及贫穷的原因之一。他说,吉隆坡有50%的打工族薪水低于3000令吉,槟城则有50%少于1700令吉,吉打更低,只有1200令吉。虽然最低薪金已提高,但根本追不上物价的上涨。他昨晚出席由人民之声槟城办事处举办的“挑战贫穷线2.0:低薪劳工怎幺活?”颁奖暨闭幕礼,分享看法时指出,大马约670万家庭,0.6%或相等于3万个家庭属于贫穷家庭,但与1970年拥有49%贫穷家庭相比,贫穷率已下降。贫穷率已下降“沙巴的家庭贫穷率约4%,主要偏远区家庭面对交通问题,孩子较少机会接受健全教育,他州属的家庭贫穷率则少于1%。”他说,国际组织承认,我国在减低贫穷率是全球最佳之一,若要有效降低贫穷指数,其中方案包括提升乡下基设、水电供应、教育、医疗服务及提高女性就业机会等。莫哈末阿都卡立认为,引进外劳不仅产生“抢饭碗”问题,外劳与受教育较低者竞争会对整体工资带来很大影响。他说,部分领域如种植业仍需靠外劳,也有外劳当餐厅服务生。但根据我国法律,外劳并不能受僱当服务生,只能当餐厅厨师或清洁工。他指出,大马的失业率约11%,业者可考虑以中等薪水聘请年长者、青年及大学生工作或兼职,提高人均收入。他补充,中央政府分发一马援助金远比汽油津贴制度好,汽油制度对有交通工具者固然好,但对穷人来说什幺也不是。黄汉伟:竞争力降人才流失槟州首席部长政治秘书黄汉伟今日受询时,质疑莫哈末阿都卡立指槟州少于15%高等学历者,及槟州50%劳工薪水少于1700令吉的可靠性,他认为数据没那幺低。他说,随着马币疲弱国家竞争力下降,槟州目前的确出现人才流失现象,包括本身的同学也远赴海外就业。或许是人才流失才导致这些数据随之下降。询及外劳抢滩是否造成受教育低者失去工作机会时,他说,本地公司如工厂比较喜欢聘请本地人,但基于本地人排斥一些工作,所以才聘请外劳。他说,僱用外劳成本其实比本地人高,包括需要提供薪水、住宿、交通及工作准证费用等。他补充,槟州生活费仍比吉隆坡低,但屋价就接近,至于槟州人民需要多少薪水才足够过舒适生活,则要看个人的身活负担,比如单身或者是已有家庭,负担都不一样。